引言

大多数品牌商面对一物一码营销介绍的时候,都非常关心一个问题:扫码率是多少?

如果是美妆品类,60到80个点是没有问题的,服装会稍低,但也看得过去,但若是食品、饮料、日化等快消属性极强的品类,恐怕就要降到个位点数了。

之所以众多品牌商特别关心“扫码率”这个指标,是因为这个指标几乎垄断了一物一码的效益前提。一方面,扫码率直接反应了活动参与的广度,另一方面,扫码率决定了你能够通过一物一码拿到怎样比例的消费者数据。尤其是数据,因为扫码不同于抽样,扫码行为本身与消费者的某些分群特性相关,如果扫码率低至个位(普遍如此),那么这份数据既不属于抽样数据又远非全数据,这样的数据除了用于研究这一小部分人群以及活动成效,恐怕就没有更多的意义了。那么,一物一码也就仅成了一次局部促销活动,而非战略层面的CRM。

扫码率是一物一码最大的发展难题,快消品低附加值,很难绑定足够的利益达成足够的扫码理由,以致某些快消品类扫码率低的可怜。

“溜溜梅”是一个全新的、互联网属性很强的蜜饯品牌,没有强大的靠山,却有大把的创意。这个品牌利用AR技术把扫码积分包装成了一件好玩的事情,往下看吧。

活动规则及奖品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1.首先,需要扫码下载“没事喵”APP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2.打开app,扫码领取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卡片扫码收集

3.兑奖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4.为了保持app使用频次减少卸载,“没事喵”还新增了其他玩法

一物一码案例——溜溜梅,让促销变得有趣好玩

活动目的

记得小时候,曾经有一款小学生界的爆款干脆面,名字叫“小当家”,90后应该记忆深刻。5毛钱一包,打开后会送一张水浒英雄卡,集齐108张卡会有大奖。小学生们着了迷,疯狂地买不为吃干脆面,就为了打开包装之后猎奇心理被满足的那一刻,看看到底能抽中什么卡,更有甚者,亲眼看到有些小学生打开包装拿出卡,直接把面扔掉了,那时候穷,5毛钱对我们可不算零钱。

除此之外,还记得有一些其他的垃圾零食,或两毛或三毛一包,它们会以宠物小精灵、数码宝贝、游戏王等当红ip盗版来作为素材,做一个贴画本,每包零食里会随机送你一串(大概有五六张)贴画,让你往贴画本里贴,贴齐了就会有奖品。印象里好像也没有谁贴齐过,只记得大家疯了地买,上课在桌子底下偷偷地贴,私下里交换彼此没有的贴画,玩得不亦乐乎。

现在想想,如果那时候这些玩法改成抽奖返现金,我们还会那么着迷地去玩吗?快消品单价很低,实打实的优惠返利玩不起,也没意义。好玩,是个值得探索的出路。


STORM | 关于我们

伺动营销科技为大中华区领先的 CRM 营销顾问咨询策划与运营服务商,拥有 近20年的专业实战经验,为品牌量身打造精准且满足当地所需的专业产品与服务。包含企业 CRM 策略规划、CRM计划运营、消费者行为分析服务、O2O 整合性 CRM 解决方案、一物一码解决方案以及 CRM 营销自动化资讯系统等。启动及运营包括 L’Oreal 莱雅集团(Lancôme、Kiehl’s、HR、Biotherm、VICHY等品牌), P&G 集团(安娜苏ANNA SUI、SKII、Oral B等品牌),Pola集团(茱莉蔻Jurlique、H2O等品牌)、统一集团(小茗同学、茶饮事业部) ,雀巢(能恩), 恒天然集团(丰力富、安怡、芝士乐), LVMH集团(Guerlain),爱茉莉太平洋集团(Sulwhasoo), 潮宏基CHJ珠宝, Elizabeth Arden, Clarins, Chanel化妆品等CRM或数据服务。